yabo2011速递|五部门:《关于进一步加强国境卫生检疫工作依法惩治妨害国境卫生检疫违法犯罪的意见》

2020-03-26 16:43

自2019年底爆发的新冠疫情以来,中华大地大江南北齐响应,国内的疫情已经得到基本控制。现阶段出现的新确认病例,多数来自境外输入,截至2020年3月25日,中国境外输入确诊病例474例。

针对当前疫情,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给出了多个重要观点:6月结束疫情可以期待,我国要避免境外输入疫情成新传染源,复阳患者目前看没有传染性。


一、《关于进一步加强国境卫生检疫工作依法惩治妨害国境卫生检疫违法犯罪的意见》
2020年3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海关总署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国境卫生检疫工作依法惩治妨害国境卫生检疫违法犯罪的意见》。
(详情参见:五部门:依法惩治妨害国境卫生检疫违法犯罪
《意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系列重要指示批示精神,按照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决策部署,根据刑法、国境卫生检疫法等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有关规定,同时结合公检法司和海关职能,针对当前疫情防控工作中的主要问题和实际需要,对进一步加强国境卫生检疫工作,依法惩治妨害国境卫生检疫违法犯罪提出明确要求。 
《意见》强调在进一步加强国境卫生检疫行政执法工作的同时,明确了《刑法》第三百三十二条规定的“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有关法律适用问题,要求各地公检法机关和海关在办理妨害国境卫生检疫案件时,应当准确理解和严格适用刑法、国境卫生检疫法等法律法规,依法惩治相关违法犯罪行为。
根据《意见》,实施以下六类妨害国境卫生检疫行为,如果引起鼠疫、霍乱、黄热病以及新冠肺炎等国务院确定和公布的其他检疫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将依照《刑法》第三百三十二条规定,以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定罪处罚
1. 检疫传染病染疫人或者染疫嫌疑人拒绝执行海关依照国境卫生检疫法等法律法规提出的健康申报、体温监测、医学巡查、流行病学调查、医学排查、采样等卫生检疫措施,或者隔离、留验、就地诊验、转诊等卫生处理措施的;
2. 检疫传染病染疫人或者染疫嫌疑人采取不如实填报健康申明卡等方式隐瞒疫情,或者伪造、涂改检疫单、证等方式伪造情节的;
3. 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实施审批管理的微生物、人体组织、生物制品、血液及其制品等特殊物品可能造成检疫传染病传播,未经审批仍逃避检疫,携运、寄递出入境的;
4. 出入境交通工具上发现有检疫传染病染疫人或者染疫嫌疑人,交通工具负责人拒绝接受卫生检疫或者拒不接受卫生处理的;
5. 来自检疫传染病流行国家、地区的出入境交通工具上出现非意外伤害死亡且死因不明的人员,交通工具负责人故意隐瞒情况的;
6. 其他拒绝执行海关依照国境卫生检疫法等法律法规提出的检疫措施的。
 
据了解,《意见》的出台对于进一步加强国境卫生检疫,加大对相关违法犯罪行为的法律震慑和惩治力度,筑牢国境卫生检疫防线,坚决遏制疫病疫情通过口岸扩散传播,巩固拓展全国疫情防控的有利局面和良好势头具有重要意义和积极影响。

二、案例分析
被告人黄某,男,36岁,个体工商户。被告人黄某在某国经营餐馆业务,2001年,该国爆发霍乱病,黄某便匆忙回国。在过关时由于要接受卫生检疫检查,黄某变得异常紧张,担心要是被查出感染霍乱会被拉去强制治疗,万一被人知道了以后餐馆的生意肯定会受影响,便想找个机会混过去。此时,检疫人员已发现黄某心神不定,便告诉他不必紧张,这只是例行的检查,为的是防止传染病传入我国。谁知黄某听到这些竟破口大骂,说检疫人员污蔑他有病,并试图从检疫室中冲出去,当被检疫人员阻拦时,黄某便开始对检疫人员进行殴打,还砸坏了部分检疫设备。后黄某被边防人员制止。经检查,黄某确已染上霍乱,所幸的是,与他接触的国境卫生检疫人员及边防人员未被感。

1. 法律问题
对于本案的处理,有几种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黄某的行为已经造成甲类传染病传播的严重危险,应定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第二种意见认为,黄某的行为构成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但是,由于其“冲关”未果,因此只能认定为“未遂”;
第三种意见认为,黄某逃避国境检疫的行为不构成犯罪,但其殴打国境卫生检疫人员的行为已构成妨害公务罪。上述哪种意见是正确的?

2. 法理分析
第一种意见实际上是认为黄某的行为属于刑法第330条第4项规定的“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的”情形,并且其行为已经造成甲类传染病传播的严重危险,因而,对其行为应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认定。这种意见是不正确的,原因是:对出入境人员进行检疫这一防止传染病传播的措施,是规定在我国《国境卫生检疫法》中而不是规定在《传染病防治法》中,所以,黄某企图逃避国境检疫的行为具体违反的是《国境卫生检疫法》而不是《传染病防治法》,因而黄某的行为也就不属于刑法第330条第4项规定的情形,其行为也就不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第二种意见也是不正确的,原因是所谓犯罪停止形态是针对直接故意犯罪而言的,即这种意见所认为的“犯罪未遂”只能存在于直接故意犯罪中,而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属于过失犯罪,其主观方面只能由过失构成,所以,该罪中不可能存在未遂形态。本案中,黄某起初企图从边境检疫站“混过去”,之后又企图从检疫室中“冲出去”,但这些行为均被阻止。黄某虽有逃避检疫的故意,并实施了一定“逃避”的行为,但最终这些行为都由于黄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没能实现,乍看起来,这符合“犯罪未遂”的特征,但实际上,这里的“故意”只是构成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过失”心理状态的一个方面,这里的“过失”是针对造成检疫传染病传播或引起检疫传染病传播的危险的结果而言的,但这并不排除行为人对逃避检疫持有故意的心理状态。按此分析,黄某的“故意”只是针对引出本罪的先行行为而言,而这种故意未及于危害结果,即,先行行为造成检疫传染病传播或者引起检疫传染病传播的危险这种结果,而这种结果正是构成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的关键,所以说,上述将黄某的行为认定为犯罪未遂的观点是错误的。其实,上疫未果外,更重要的是因为黄某的行为未造成检疫传染病传播,甚至没有引起检疫传染病传播的危险。由于检疫人员和边防人员的共同努力,黄某最终未进入国境,所以也就阻断了他造成霍乱这种检疫传染病传播严重危险的可能性,至于他接触了检疫人员和边防人员,使这些人有了感染的可能性,由于这些人员不构成“不特定多数人”,所以,这种“接触”也不能被认定为引起检疫传染病传播的危险,而且最终上述人员中也无人因“接触”而感染霍乱,所以,本案中黄某的行为没有引起检疫传染病传播的危险,更没有造成检疫传染病传播。根据规定,没有上述结果就不构成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因此,将黄某的行为强行按照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处理实际上是违反了罪行法定的原则。
第三种意见是正确的,国境卫生检疫人员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其对每位进出境人员进行检疫的行为是执行公务的行为,黄某为了逃避检疫,当众殴打检疫人员并砸毁其检验设备,其行为按照刑法第277条的规定已构成妨害公务罪,只是黄某的行为未造成严重影响,也没有对被殴打人员的身体造成严重伤害,因此,对其应从轻处罚。


三、 惩治妨害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主体
2020年3月24日,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有关负责人就依法惩治妨害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相关问题联合答记者问时明确:无论是中国公民,还是外国公民,或者无国籍人,只要在出入我国国境的过程中实施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的犯罪行为,都应当适用我国法律,适用统一的司法标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四、如实申报
疫情当前,无论是从国外返回国内还是国内省际间的区域流动,都应如实申报旅程实情、身体状况。在做好防护的同时,也应避免刑事风险。

世界各国齐抗疫,认真贯彻执行现阶段的抗疫政策,众志成城才能最终获得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