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N号房”事件中的法律问题

2020-04-20 15:14

最近,韩国的“N号房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新闻报道铺天盖地。事件中多达74名女性深受其害,其中16人为未成年人,最小的年仅11岁。“N号房事件”涉案参与者众多,付费会员竟多达26万人,在一个人口50000万的国家里,26万是一个怎样的数字不言而喻。
“N号房事件”说简单点就是罪犯份子通过发钓鱼链接、冒充警察、发布有偿兼职等各种方式窃取女性个人私密资料,然后威逼利诱受害者拍摄裸照,并以此威胁受害者,逼迫受害者一步步沦为“性奴”,对她们实施性犯罪,这些犯罪过程被拍摄下来,随后他们会上传到对应的匿名聊天房间,这就是所谓“N号房”,视频的内容按不同类别和色情程度分在不同的“房间”,会员付费进入后,可以在“房间”里分享色情视频、性侵经历、发表谩骂侮辱性的语言,而想要进入更高级别的“房间”,不仅需要付费,还要上传自己的“作品”,甚至超级会员,还能实时操控直播中的受害者,可以参与线下交易,直接贩卖、伤害她们。
“N号房事件”无论发生在哪里,都造成了巨大的社会影响,并引发了全体民众的愤怒,如果“N  号房事件”发生在中国,那么小编今天就和大家对会触犯的罪名进行梳理及法律分析。


一、“N号房”事件涉及的法律问题


第一类:性犯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强奸罪】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  
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一)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情节恶劣的;
(二)强奸妇女、奸淫幼女多人的;
(三)在公共场所当众强奸妇女的;
(四)二人以上轮奸的;
(五)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强制猥亵、侮辱罪】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猥亵儿童罪】猥亵儿童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第二类:传播淫秽物品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以牟利为目的,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三百六十四条【传播淫秽物品罪】传播淫秽的书刊、影片、音像、图片或者其他淫秽物品,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第三百六十七条【淫秽物品的范围】本法所称淫秽物品,是指具体描绘性行为或者露骨宣扬色情的诲淫性的书刊、影片、录像带、录音带、图片及其他淫秽物品。  
有关人体生理、医学知识的科学著作不是淫秽物品。
包含有色情内容的有艺术价值的文学、艺术作品不视为淫秽物品。

第三类是可能涉及的其他罪名:非法拘禁罪、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故意伤害罪等。


二、“N号房”事件的法律分析

从我国刑法规定来看,“N号房事件”的组织者、视频制作者可能会触犯两类犯罪。
首先,第一类是性犯罪,其中包括强奸罪和强制猥亵罪,从事件的组织者和视频的制作者发布的视频来看,有的视频属于性侵行为,如果是性侵行为的话,可以构成强奸罪,强奸罪的基本刑在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但从媒体报道的情形来看,事件发生在网络空间,并且有26万人观看,其中最小的受害者年仅11岁,按照我国刑法规定属于在公共场所强奸妇女、强奸幼女的加重情节,所以最高可以判处死刑;而有的视频则属于猥亵行为,强制猥亵罪的基本刑是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它属于在公共场所当众猥亵妇女、猥亵儿童有加重情节可以判处5年以上15年以下有期徒刑。
其次,第二类是传播淫秽物品类犯罪,其中包括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和传播淫秽物品罪,这里的淫秽物品是指体描绘性行为或者露骨宣扬色情的诲淫性的书刊、影片、录像带、录音带、图片及其他淫秽物品。按照组织者和视频发布者传播视频是否牟利可以分为牟利性传播和非牟利性传播,牟利性传播的法定刑最高可以判处无期徒刑,而非牟利性传播最高判处2年以下有期徒刑。
最后,媒体报道的关于观看者资助的行为,根据我国刑法关于共同犯罪的规定,如果你明知道他人要去实施犯罪,你依然为其提供金钱的资助,主观上你在帮助他实施犯罪,客观上你也实施了帮助行为,所以可以适用我国刑法规定的共同犯罪理论,以强奸罪、强制猥亵罪、猥亵儿童罪共犯论处;如果只是单纯的点击或者观看淫秽视频并不构成犯罪,但是如果淫秽视频的内容是儿童的淫秽视频,那么单纯的点击和持有,在许多国家认为构成犯罪,在我国也可能会受到相应的行政处罚。


三、结语

康德说:人只能是目的,不能是纯粹的手段,一个尊重别人的人就不会把他人作为玩物,一个尊重人性的人同样也会尊重自己,而不会沉溺于这种败坏低级的趣味之中。

女性不应该在这个自由的时代被恐惧笼罩,“N号房事件”不应在一个文明的时代里横行,法律应该给予女性更多的关心和更多的关爱,别总说让女性小心,社会更应该要让恶人害怕。